新闻是有分量的

【深度解析】工业发展质量全球榜

2019-05-27 11:47栏目:评测
TAG:

  研究、分析和评价世界各国工业发展质量,既是客观衡量国际工业发展水平的必然要求,又是深入探寻全球工业内在结构的根本途径,更是系统构建国家工业竞争优势的重要抓手。

当前,全球经济陷入增长困境期,发达经济体复苏艰难,新兴经济体增长乏力。虽然近些年各界热议世界正步入第三次甚至第四次科技革命,但改变生产力的技术尚未真正革新,原有技术的补充完善和商业模式的创新还难言真正的革命。由于全球经济深陷低迷困局,不少国家采用了宽松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但放水过后带来的泡沫和危机已经成为悬在各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资金驱动增长的弊端日渐显露之时,技术跟进无疑成为必选项。随着德国工业4.0、美国制造业回归和工业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战略的提出,经济回归实体的呼声响彻环宇。

  显然,全球经济发展面临的不确定性日益增多,面临的挑战不断加大,美国加息、英国酝酿退欧、日元负利、债务高企、局部动荡、难民危机等多因素交织并存。一方面,金融政策的边际效果逐渐降低,迫切要求经济发展必须依靠富有技术的实体。另一方面,面对全球资源环境的日益恶化,迫切要求经济发展在注重规模的同时也绝不能忽视效益和生态。

  在这样的背景下,研究、分析和评价世界各国工业发展质量,既是客观衡量国际工业发展水平的必然要求,又是深入探寻全球工业内在结构的根本途径,更是系统构建国家工业竞争优势的重要抓手。

  国际工业发展质量的内涵

  关于竞争力的评价,国际上很多机构和学者都做了深入研究,其中一些机构发布的定期研究报告,由于其延续性强、可靠性高,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较大影响。如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世界竞争力中心发布的世界竞争力年度报告、世界经济论坛(WEF)的全球竞争力报告等。在工业和制造业领域,亦有不少机构出具的定期报告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如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的工业发展报告、德勤(Deloitte)的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等。

  2011年,国际工业发展质量研究课题组启动了关于工业发展质量的研究,至今已走过5个年头,不仅出版了年度蓝皮书,而且也在学术期刊和媒体杂志发表了部分研究成果,引发了很多有益的讨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积累的沉淀,我们对工业发展质量的认识也不断加深,指标体系不断优化,评价方法不断改良。工业发展质量,既不是简单的以规模论英雄,也不是单纯的以效益论成败,更不能把目光仅仅局限在工业本身。结合前期我们对工信部重大课题我国工业化发展水平的长期跟踪研究,将其成果精髓引入至工业发展质量课题上,可以说相得益彰。我们认为,工业的发展绝不仅仅是其自身的规模扩大、效益提升,更是与工业紧密相连的经济发展水平整体的提升。当然,这个提升必须做好界限的划分,否则将与经济竞争力、工业竞争力混为一谈。我们始终坚信,厘清概念、划清边界是做好课题研究的基础。

  我们界定的国际工业发展质量,是指在一定时期内全球各个国家或地区工业发展的优劣状态,即在保证一定规模的基础上,凭借各自技术水平,拥有一定的质量效益,实现生态可持续发展的一种能力。总的来看,与竞争力相比,发展质量的内涵要偏柔性一些,但工业的限定决定了其范围小于经济整体。

  工业发展质量指数排名全球榜

  在发展实体经济的主战场上,世界各国全力以赴,各有所长。国际工业发展质量研究课题组完成的报告利用1995-2014年全球100个国家和地区的12项指标数据,从工业规模、技术和生态三个方面,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工业发展质量进行研究,旨在客观衡量全球各国各地区的工业发展水平,找出特点,挖掘信息,总结经验,为抢占制高点提供参考数据。

  我们且先发布据此计算得到的各国历年工业发展质量指数及排名情况(表1,2),之后再来介绍构建该报告的指标体系及所选择的研究方法,进而简要分析全球工业发展质量水平TOP10分类指数(表4)。

  整体来看,中国内地、美国、德国、新加坡、中国香港、英国、法国、日本、荷兰、韩国10个国家或地区处在2014年国际工业发展质量的前十强,亚洲与欧美各占5席,平分秋色。

  美国、德国和新加坡三个国家表现稳健,自1995年来始终处于前五强。美国、德国在工业领域的表现十分稳固,在联合国工发组织2015年12月发布的《2016年工业发展报告》中也处于前五位,表现出较强的工业竞争实力。新加坡凭借良好的教育资源优势和优质的经济发展环境,在IMD今年5月30日刚刚发布的《2016年世界竞争力年报》中处在全球61个国家或地区竞争力的第四位,这种良好的溢出效应也在工业发展质量上有所体现。

  中国香港、英国、法国、日本和荷兰20年来始终处于前十位。中国香港地区工业发展质量总体上升,且与中国内地的排名走势完全一致,这充分表明香港的繁荣发展与祖国大陆密不可分,有力回击了一些别有企图的言论。英法两国的排名基本稳定在第六位左右,充分表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基础实力不容小觑。日本和荷兰工业发展质量排名有所下降,特别是日本的指数和排名均出现了大幅下滑,明显嗅到失去的二十年的气息,这一情况也与我们的真实感受高度一致,松下、索尼、东芝等曾经炙手可热的电子消费品已被苹果、华为、三星等品牌取代。

  此外,我们注意到,评价榜单的前三位分别是中美德,与德勤和美国竞争力委员会在今年3月联合发布的《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的排名相吻合,并且两份报告评价结果的前十位中有七个国家或地区保持一致,也在一定程度上互相印证了评价结果的可靠性。

  总的来看,20年来,中国和韩国工业发展质量整体提升,中国的华为、中车以及韩国的三星、现代等企业已经成为中韩两国工业走向世界的名片。

  国际工业发展质量评价指标体系与研究方法

  需要澄清的一点是,我们所做的国际工业发展质量评估,其目的绝不仅仅是排名本身,而是重在发现决定发展质量高低的潜在因素,以及如何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获得和维系持久优势。

  指标体系的构建

  目前,全世界共有220多个国家和地区,选取合适的指标评价这些国家的工业发展质量并非一件易事。每一个指标都能够表达一定的经济含义,但可能对于处在工业化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来讲,该指标并不特别合适。但是,我们认为,正是因为单一指标无法考虑到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阶段,因此才会考虑采用指标体系。也就是说,当某个指标只考虑到部分国家因素的时候,而另一个指标恰好会考虑到这个指标所没有考虑到的问题。因此,指标体系的设立不必太拘泥于考虑单一指标是否能够全面、客观衡量全部国家的发展状况,因为这无异于空中楼阁。

  设立指标体系的基本原则是,既要充分考虑工业发展质量内涵,也要密切结合研究目的。我们认为,首先应考虑的是规模,因为没有规模,质量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次,应考虑到技术问题。先行工业化国家的技术水平较高,引领世界工业发展,代表了发展中国家和相对落后国家的未来方向。最后,应考虑环境问题。当前资源环境问题备受关注,不论是全球气候大会还是权威机构的报告,生态环保都成为无法回避的话题,特别是工业本身特点也决定了研究工业发展质量必须考量生态因素。

  基于以上三点,结合数据的可得性,国际工业发展质量研究课题组利用世界银行WDI数据库、国际统计年鉴以及相关国家或地区统计资料,选取12项指标对1995-2014年全球前100大国家和地区(以2014年GDP规模为依据)的工业发展质量进行评价。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国家和地区众多,部分指标无法获得历年全部数据,我们采取的主要方法是线性插值补齐,在此过程中,也充分考虑到了指标的连续性,对跳跃较大或是不符合实际的数值予以调整,从而尽量使得评价结果客观、准确。

  与第一版国际工业发展质量评价报告相比,本次报告将原有的6大类14项指标精简为3大类12项指标,主要考虑在于:1)第一版的二级指标工业强度不具备一致性趋势,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可能会呈现相同的表现形式,且工业强度可以用规模来表征;2)出口能力也是规模的一个维度,可以合并;3)信息化水平的高低与技术水平关系密切,可以合并。本报告的评价体系如表2所示。

  研究方法的选择

  研究方法即构建工业发展质量指数。首先将指标体系中的基础数据做无量纲化处理,然后加权求和,汇总得到分类指数和总指数,最后转为百分制得分。

  权重的确定采用主客观综合赋权法,这样能够综合二者优势,最大限度做到科学、客观。主观赋权法采用德尔菲法,客观赋权法采用变异系数法。

  全球工业发展质量TOP10分类指数榜

  为探寻工业发展质量的驱动因素,并考虑到样本代表性、评价时效性问题,我们拟对2014年国际工业发展质量排名前十位的国家或地区的分类指数展开分析。

  表4显示,工业发展质量指数排名靠前的国家或地区,其规模和技术水平也处于前列,2014年前十名的工业发展质量分类指数中,规模指数平均为38.4,平均排名为6.2;技术指数的平均排名虽为6.4略低,但平均得分却高达79.6,充分表明工业发展质量领先国家对技术的极强掌控力;而前十名的生态指数表现则远远落后,平均得分仅为6.3,平均排名低至65.9。这一结果充分表明大国经济发展既需要强大的技术能力作为重要支撑,也离不开资源能源的大量消耗,但核心驱动力量是技术。

  基本结论

  从上述榜单和报告评价结果看,我们认为,以下四点值得引起产业界特别重视和思考:

  第一,1995年以来,中国和韩国工业进步显著,中国香港地区的工业发展质量也在稳步提升;而欧美的再工业化效果则不及预期,安倍经济学也显得黔驴技穷。

  第二,经济发展需要付出代价,实现生态环保和规模速度的协调发展是世界性难题,绿色增长之路绝非短期内可以实现,低碳发展必须得到重视但不能教条主义。

  第三,技术进步始终是驱动工业发展的核心力量。

  第四,中国工业在2014年实现了工业发展质量水平的历史性跨越,跃居榜首;但必须客观地看到,这主要受益于规模指数的遥遥领先,事实上在技术和生态指数两方面的得分和排名均不高,低于该年度前10个国家或地区这两类指数和排名的平均值。可以想见,面对欧美工业的高技术堵截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低成本追赶,加之我国自身人口红利渐失、生产要素成本刚性上涨等诸多不利因素,单纯依靠规模发展已不现实,中国工业处于高处不胜寒的境地,要保持持续竞争优势,既需要加强自主创新,更需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